鹏博士(600804.CN)

17.96亿买入 100万元转让 鹏博士缘何打包出售长城宽带股权

时间:20-09-12 10:11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17.96亿买入 100万元转让 鹏博士(600804)缘何打包出售长城宽带股权

作为中国曾经的第四大宽带运营商、第一大的民营宽带运营商——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长城宽带”)正在经历被肢解、拆分直至最终出售的命运。

2020年9月4日,鹏博士电信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鹏博士”,600804.SH)发出一则股权转让公告:公司拟转让全资子公司长城宽带、河南省聚信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沈阳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浙江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转让价格合计100万元。

消息一出,鹏博士股价应声而跌,从消息公布至今,鹏博士股价已经跌去两成,从10元每股,一路滑落至8元。

上交所在9月4日也向鹏博士发来问询函,询问与长城宽带有关的若干问题,并限其9月11日前回复。

9月10日,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鹏博士董秘办公室询问是否会延期回复上交所问询函,对方表示,目前仍在与上交所沟通,应该不会延期回复。

从义无反顾的以17.96亿元之代价买入长城宽带,到100万打包出售其股权,号称“宽带第一股”的鹏博士到底怎么了?

17.96亿买入 100万元打包出售

鹏博士是在2011年年底,以10.84亿元从中信网络有限公司(下称“中信网络”)手上购入了长城宽带50%的股权附加4.84亿元债权。

这桩交易还有着背后的渊源。

2000年初,长城宽带由长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城科技”)、中国长城计算机深圳股份有限公司、深圳长城开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资组建。2002年,中信方面向长城宽带增资6亿元,中信网络成为长城宽带的战略投资方。

当时国内的宽带业务处于垄断状态,长城宽带是唯一家非国资背景的民营互联网接入运营商。长城宽带成立之后有个弱项,它没有专门的带宽,只能通过向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租用带宽,然后再到市场上以低价策略销售。

这一简单的商业模式,却因为低价策略,令长城宽带成立之后一路攻城略地,取得了不俗的市场份额。

后来低价策略随着随着电信资费的下降,各家宽带运营商之间网速并不具备明显差异,而且电信运营商还将宽带资费绑定至手机通话、上网服务的套餐之中,没有手机通信业务的长城宽带逐渐处于市场竞争的劣势。

2010年初,长城宽带50%的股权和2.8亿元债权被公开挂牌转让,挂牌转让的价格是3.17亿元。2010年4月,鹏博士宣布参与竞购。

然而竞购需要一个前置条件:中信网络放弃优先购买权。

2009年,长城宽带的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的经营已经不容乐观:2009年度实现营业收入91950.31万元,营业利润-545.40万元,所有者权益是1.67亿元。

挂牌转让的合同条款也很严苛:受让方应承诺在签署的《产权交易合同》生效之次日起5个工作日内一次性支付股权转让价款,并同时在5个工作日内代标的企业偿还对转让方长城科技的27308.5万元债务及对长城电脑的845.3万元债务,且还要借款5.5亿元用于偿还由长城科技担保的5.5亿元银行贷款。

中信网络在2010年7月,行使了优先购买权,鹏博士与长城宽带擦肩而过。

然而,事情出现了转机。在一年之后的2011年11月17日,中信网络委托北京产权交易所发布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50%股权及4.84亿元债权交易公告。

挂牌转让的价格几乎比之前翻了一倍,即转让价格为6亿元,加上要偿还的4.84亿元债权,鹏博士需要付出10.84亿元的代价,才能拿下长城宽带50%的股权。

2011年12月,鹏博士梦想成真,成为长城宽带50%股权的持有者。但鹏博士对长城宽带的野心,不止于此。

2012年4月21日,鹏博士发布重大资产购买,宣布将从中信网络手上收购长城宽带剩余50%股权,中信网络要价7.12亿元。

但此时的长城宽带对外负债有28个亿。收购之前最近一期经审计的长城宽带财务报告显示,截至到2012年8月31日,长城宽带净资产为-11,372.35万元,负债总额为283,418.84万元,资产负债率为104.18%。

鹏博士还是义无反顾的将长城宽带,变成了全资子公司,付出的代价是17.96亿元。

为了收购长城宽带全部股权,鹏博士2011发行了4亿元短期融资券;2012年发行了五年期的14亿元企业债。

当时鹏博士针对长城宽带的股权收购的逻辑是:如果公司自己投资建设和长城宽带相同规模的互联网接入工程,不考虑可能需要的时间,仅仅测算固定资产投入,需要的投资合计为19.55亿元,长城宽带经过12年的时间才达到目前的规模。

虽然收购长城宽带之后,鹏博士的净利润因为业绩并表而有了显著的增长,但长城宽带的28亿元负债,最终成为鹏博士爆雷巨亏的根源。

2020年9月4日,长城宽带被剥离北京、上海、深圳的互联网接入业务之后,以不到100万元的价格放进四家公司中,一起打包出售。

资产剥离和上交所的疑问

相较行业巨头,长城宽带似乎存在先天性的市场竞争劣势。

在互联网接入市场的早期,宽带与手机业务的分离还比较明显,但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设备的高速发展,宽带与移动设备上网已经密不可分,中国移动、联通、电信推出了大量的家庭组合套餐,而长城宽带却无法推出与之相应的产品。

2019年,鹏博士曝出57.5亿元的巨额亏损。公司2019年度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9.99亿元,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30.75亿元,计提坏账准备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4.17亿元。

鹏博士在经营业务分析中,承认竞争格局的改变对公司互联网接入业务造成较大的压力,2019年鹏博士60亿元的营业收入中,互联网接入业务下滑了21.2%,为41.62亿元。在摸索和实践中,鹏博士表示公司的互联网接入业务与基础电信运营商进行合作,向通信服务商转型。

在近20亿元的商誉减值中,鹏博士称公司根据市场状况和互联网接入业务实际运营情况,互联网接入业务持续经营亏损,经营现金流入无法维持营运支出,预计未来现金净流量现值小于零。故对互联网接入业务部分商誉减值测试以公允价值减去处置费用后的净额计算确认。

有投资者通过上交所E互动向鹏博士发问:“请问贵公司子公司长城宽带在广东很多地方不能提供上网服务,退费以后半年以上都没有到账,我这边一个QQ群几千人退款都没有到账,请问是资金出现困难了吗?有没有什么应对措施?”

鹏博士回复称,您反映的问题我们已知悉,已转达至内部相关部门跟进处理。

面对长城宽带的窘迫现状,2019年,鹏博士开始着手从长城宽带剥离北京、上海、深圳的业务,比如2019年8月,鹏博士把北京地区127万用户的归属权转让给了北京联通。

在上交所的问询函中,也涉及这方面的疑问。

上交所要求鹏博士说明前期剥离的长城宽带北京、上海、深圳相关业务及资产的具体情况,包括近年来资产负债构成、营收利润,固定资产投入、原值、净值等,说明公司进行切割的依据和方法,是否包括前期减值的固定资产及对应金额。

此外,鹏博士于2020年5月对长城宽带实施了债转股增资,将对其约26亿元债权转为对其长期股权投资,使得长城宽带的净资产由负转正,从2019年底的约-24亿元变为2020年6月30日的约1.33亿元。而2019年度,公司对固定资产计提了约30亿元的巨额减值准备。

上交所提到了债转股令公司失去债权,是否损害公司利益?因为现实的问题是,债转股之后,股权出售的收益目前来看仅仅为100万元不到,而债权对应是26亿元,两者相差巨大。

2020年半年报中,鹏博士没有披露互联网接入业务的具体财务数据,董秘办公室称这个问题需要详细询问财务才能解答。经济观察报记者问及,鹏博士是否会放弃互联网接入业务,对方表示我们目前还有互联网接入的业务。

就目前来看,鹏博士的转型依旧艰难。

2020年半年报中,鹏博士表示,公司的互联网接入业务全面向智慧云网业务转型,重点推进家庭云网业务、企业云网业务、通信服务外包项目。

二级市场上,鹏博士目前的股价为每股8元左右,总市值约114亿元。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