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博士(600804.CN)

鹏博士“贱卖”长城宽带:“最大民营电信运营商”的生存困局

时间:20-09-12 09:37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鹏博士(600804)“贱卖”长城宽带:“最大民营电信运营商”的生存困局

转型阵痛中的鹏博士(600804.SH)继续“卖卖卖”。继以23亿元出售数据中心相关资产后,鹏博士日前发布公告称,拟出售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宽带”)等4家全资子公司100%股权,总体交易价格仅100万元。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鹏博士依然保留了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的互联网接入业务。

这也意味着,原本以“互联网接入+数据中心”为核心的鹏博士,已经卖掉了此前的主要业务资产,对于这家在业内有“第四大电信运营商”“最大民营电信运营商”之称的公司,其业务模式亟须转变。鹏博士一位管理层人士告诉记者,“公司以前采取的销售模式是零售,现在更多的是去做定制化数据中心,采取轻资产策略,与合作方共创并分享收益。”

此外,还需注意的是,在距离“甩卖”数月前,鹏博士还对长城宽带实施了债转股增资,即对长城宽带约26亿元债权转为对其长期股权投资,此举使得长城宽带的净资产由负转正,由2019年底的约-24亿元变为今年6月底的约1.33亿元。

此番交易引起了上海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上交所”)的问询,上交所要求鹏博士补充披露“前期对于资不抵债的子公司继续大额增资的主要考虑,是否为本次资产出售的一揽子方案,相关信息披露是否完整和准确,短期内债转股和资产出售,导致丧失债权,是否损害公司利益”。

从“香饽饽”到“弃子”

根据《关于子公司股权转让的公告》,鹏博士“拟转让全资子公司长城宽带、河南省聚信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沈阳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浙江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转让价格合计100万元”。

公告显示,鹏博士此次转让的4家子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2020年上半年亏损总额约为6377.24万元。其中,长城宽带亏损最为严重,上半年净亏损5715.42万元,而2019年净亏损超过26亿元。不过,5月,鹏博士以持有的长城宽带26亿元债权转为对其的长期股权投资,使长城宽带账面上的净资产数字由负转正。

需要指出的是,长城宽带曾号称是国内第一大民营宽带运营商,成立于2000年4月,由长城集团和中信集团联合投资设立。自2010年起,鹏博士向家庭宽带领域加码发力,为了将长城宽带收入囊中,开启了长达两年多的竞购之路。

2010年4月,鹏博士宣布竞购长城宽带50%股权和转让方2.8亿元的债权,但首次竞购以失败告终。次年,鹏博士终于如愿获得长城宽带50%股权,股权作价6亿元,再加上4.8亿元的债权,鹏博士为此付出了约10亿元的代价。2012年4月,鹏博士又向转让方支付了约7.5亿元,拿下了长城宽带剩余的50%股权。鹏博士为了获得100%的长城宽带,前后累计支付了逾17亿元。

对此,通信世界网总编辑刘启诚对记者分析道,“不赚钱的长城宽带被剥离是早晚的事儿”。民营宽带商,因为没有基础网络资源,采用向基础运营商批发再零售的模式,以前还能靠地推获取社区资源赚取差价。但随着基础运营商光纤网络不断升级,固网与移动网络日趋融合(如手机套餐中直接赠送宽带服务),再加上“提速降费”的政策推动,现在的宽带市场可以说是一个近乎饱和的状态,行业利润大幅压缩,采用传统运营模式的民营宽带商的生存空间已被大幅压缩。

记者查询三大运营商的财报数据发现,传统宽带市场的“北联通、南电信”双强格局早已被打破,今年上半年,中国移动家庭宽带用户规模达到1.81亿户,保持市场第一的稳固地位,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分别为1.53亿户、0.86亿户。

除了三大运营商的冲击与挤压。近年来,消费者对长城宽带的投诉屡见不鲜,主要问题集中在频频断网、网速虚高、服务差的消费者投诉屡见不鲜,当唯一的价格优势也被中国移动超越后,长城宽带生存愈发艰难。

根据公告,接盘长城宽带等4家公司的受让方是中安实业投资(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安实业”),中安实业成立时间不足一年,母公司为中安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据未经审计的财务指标显示,2019年营业收入87.38万元,亏损92.74万元,而2020年上半年亏损额度扩大至112.98万元。从鹏博士6月29日的一份公告来看,中安国际是该公司的战略投资方。

对此,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鹏博士补充披露中安实业方面与其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协议安排或其他可能影响本次交易作价公允性的情形。

资本运作+业务转型前景几何

记者整理鹏博士近年财务业绩注意到,鹏博士在2017年至2019年度营收、净利润呈现持续下滑态势,尤其2019年出现净亏损57.78亿元,鹏博士表示,业绩亏损的原因在于商誉、固定资产等减值。2020年上半年,鹏博士总负债为148.3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0%。

为了缓解上市主体的财务压力、提振资本市场信息,鹏博士进行了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包括引入战略投资、定增募资、对外投资、剥离资产、员工持股激励等。比如在此番“甩卖”长城宽带前数月,鹏博士对其26亿元债权转为长期股权投资。

一位长期关注A股市场的资深人士指出,债转股是一种典型的债权重组方式,相当于从资产负债表中剔除这些债务,对于债权持有方来说可能也是无奈之举,亟须剥离拖后腿的资产,以保障经营正常化,是拯救上市公司主体的一种策略。而长城宽带近年来经营业绩表现较弱,股东可能是觉得26亿元债权难以收回,于是转为股权,这样可以减少财务风险。

剥离长城宽带之后,鹏博士手中还有剩什么牌?

鹏博士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营收28.51亿元,同比减少7.27%,净利润为3.23亿元,同比增长576.36%。从营收结构来看,主要包括数据中心业务、家庭宽带及增值业务、智慧云网及增值业务、海外业务及其他收入四个部分。其中,家庭宽带及增值业务上半年收入14.81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51.9%,数据中心业务收入7.03亿元,占比24.7%,智慧云网及增值业务占比则为15.3%。

鹏博士表示,出售长城宽带等4家子公司后,该公司仍将保留在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的互联网接入业务。

5月,鹏博士将数据中心的相关资产以23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平盛金融控股有限公司、锦泉元和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鹏博士表示,数据中心全面转型“轻资产、重运营”模式。未来将逐步向“自建自营+合作共建+受托运营”的模式转变。围绕HOMM模式(即酒店运营管理模式)深入展开合作输出数据中心综合服务能力。

众所周知,数据中心是典型的重资产投入,鹏博士珠海大数据产业园/廊坊云计算数据中心以及南京佳力图联合共建南京楷德悠云数据中心是其HOMM模式的落地案例。天风证券分析师指出,鹏博士目前正处于战略转型期,数据中心业务HOMM模式有望实现快速崛起。

鹏博士数据中心“轻资产”的模式,业界还有一种谨慎存疑看法。IT通信专家项立刚指出,互联网数据中心IDC是5G新基建的重要部分,未来产业链有望迎来增长,但鹏博士的HOMM模式能否获得成功还有待市场验证。

对于业内质疑声音,鹏博士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数据中心是典型的重资产业务,重投入,成本花费近10亿元,而时间周期长,成效慢,造成一定的资金压力,公司以前采取的销售模式是零售,现在更多的是去做定制化数据中心,采取轻资产策略,与合作方共创并分享收益。自去年起,鹏博士转型采用HOMM模式做轻资产运营。

“HOMM模式近一年来已初显成效,上半年廊坊、昆山、南京、深圳赤湾等一系列项目启动和建设,印证了新模式的可行性与初步成功。”该负责人如是说道。

对于未来的收入利润构成,鹏博士负责人表示,“不会把数据中心作为核心利润来源,而云网业务会占据更高比重”。该公司在全国拥有逾千人的政企销售团队,目前通过团队升级,已拥有300多名ACP(敏捷管理专业人士资格认证)员工,ACP数量在全国仅次于阿里云。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